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300亿集资大骗局崩了,为何投资人还想把骗子“保出来”?

2018-01-23

首页>金改实验室

300亿集资大骗局崩了,为何投资人还想把骗子“保出来”?

经济Ke/侠客岛(微信公号)

2018-01-23 10:24

字号

超大

标准

最近,资管圈又有大新闻。
继e租宝之后,号称600万元本金7年滚到1.4亿元,看广告填问卷玩游戏每月可赚过万的钱宝网崩了。
2017年12月26日,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来到南京公安局写下一纸声明,向警方投案自首,称自己“向投资人吸纳资金,如今无法兑付本金利息”;前两天,警方公布了初步调查结果:钱宝网以高额收益为诱饵,持续“借新还旧”向社会公众大量非法吸收资金,截至案发,未兑付集资参与人的本金数额达300亿元。
七年的大骗局终于得以暴露。如今,张小雷在公安局得以保全生命安全,但是他的“宝粉”们(钱宝网投资者)却惶恐万分。

聚集在警察局门口商讨对策的“宝粉”
自首
张小雷的自首,是几乎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
去年的12月26日,刚刚过完圣诞节的张小雷,还通过钱宝网官方微信发布了新春祝福。视频中的张小雷一手红灯笼,一手话筒向“宝粉”喊话:“踏遍青山人未老,这边风景独好。”
谁料第二天,即2017年12月27日,南京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南京”就发布消息称,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因涉嫌违法犯罪,于2017年12月26日向南京市公安机关投案自首。
更为戏剧的是,面对警方的公告,大量“宝粉”的第一反应是拒绝。那几天,南京市公安局门口聚集了大量的“宝粉”。然而,除了一部分希望能讨回本金、依法维权的,另有很大一部分人则希望南京市公安“尽快放人”,他们想“保”张小雷出来,“共渡难关”。
被骗了钱,还要设法将骗子“保出来”,怎么会有如此诡异的事情?
原因之一可能是,张小雷的洗脑功力确实很强大。用知情人士的评价,张小雷是“宝粉”眼里的一个“神”。他高中毕业便开始创业,早在1997年,年仅28岁的张小雷已经是一名千万富翁。尽管随后这上千万灰飞烟灭,但无疑为他的人生增添了很多神秘色彩。除此之外,他的人生还有很多破格之处:
2003年曾牵涉“泛美亚事件”,被质疑挪用巨额公款,随后入狱;2013年圣诞节前,张小雷在给员工的内部培训上说:“你们服务的公司是一个伟大的公司……我2014年的目标就是驯服二马(马云、马化腾)”;为了管理公司,张小雷常常用“民选总统”比喻自己,用“国家”来比喻钱宝,用“打仗”来比喻所面临的各种挑战。
曾经面对钱宝网涉嫌传销的质疑,张小雷说,“那么大体量的企业要是在这个地方出问题,早就被查处了。那就轮不到你们了,公安局还问我呢。”
某种程度上,他是对的,这次确实没轮到“宝粉”们的质疑,在公安局“问罪”之前,他主动自首了。只是罪名换了一个,是涉嫌非法集资。

诱惑
不过,相较于张小雷强大的洗脑功能,钱宝网令人咋舌的收益,或许才是真正让“宝粉”们欲罢不能的终极绝招。要知道,对于不少人来说,活在“600万本金,7年滚到1.4亿”的幻想里,可比接受现实要来得轻松多了。
一位“宝粉”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他做钱宝比较晚,但他认识的一个“大户”,是2010年开始最早做钱宝的15个人之一,本金一共投放了600万元,7年后滚到了1.4亿元。“他留着7000多万元继续放在钱宝里,每天在钱宝网上签个到就可以拿8.8万元。还有6000多万元他买了房买了车。这些早期投钱宝的人都赚大钱了。”
另一位投资者陈鑫对这个说法予以了证实。他认识的一位朋友,以190万元本金在钱宝网7年间增值为9900万元,赚了52倍。
当然,也不是所有人都这么幸运。陈鑫在钱宝网投资130多万元,事发前已累积到370多万元,“2014年30万元买的钱宝网股权兑付了180多万元,涨了6倍。”眼见赚钱容易,陈鑫又从银行贷款60多万元投入钱宝,加上此前投资南京蓝莓(已跑路,法院审判结果已出)等“P2P公司”,到目前为止一分钱也没有拿回来,眼下要卖房子还贷款了。
但是无论如何,钱宝网是虚构了一个强大的商业帝国。“钱宝网强大之处在于,它能让绝大部分人赚了钱不走,相信并忠实信守这个平台,甚至将利润和增量资金再行投入。”陈鑫说。

骗局
那么,到底是一种怎样的模式,能够让无数“宝粉”们心甘情愿地把巨额资金投入这一平台,并且让钱宝网撑了7年而不倒呢?
据张小雷本人供述,钱宝网以完成广告任务获取高额收益为诱饵,收取用户保证金,采用吸收新用户资金、用于兑付老用户本金及收益等方式,向社会不特定公众吸收巨额资金,涉嫌非法集资犯罪活动。
有点复杂,来看看钱宝网的宣传资料。简单来说,就是你得先成为“宝粉”,这一步包括注册成为会员,缴纳一定数额的保证金;然后,你就拥有了到大厅做任务的资格,比如观看广告、填写问卷、试玩游戏等任务,完成之后就能“领工资”。比如有个案例就说到,用户如果能缴纳10万元保证金,并保证每天看一定量“广告”,每月就能获得最低4000元、最高过万元的收益。
听起来非常赞,但是假如你仔细研究一下这些任务,就会嗅到一丝诡异的味道。
首先,钱宝网这样一个并不是非常出名的公司,是如何像宣传的那样吸引大量广告商的呢?事实上,根据张小雷等人的供述,平台开办以来几乎没有外部品牌投放广告,其“任务”主要是从网上随意找来的广告以及公司内部视频等。
其次,钱宝网的收益组成主要包括做任务、签到、推广等。其中做任务和推广是大头,基本上都在月息2分(年化收益36%)左右,加上每日签到的万分之五的收益,其综合收益高达每月3分5厘(年化收益42%),算上复利则超过50%。你应该已经看出来了,形同高利贷。
江苏三法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炜,就曾点出钱宝网的运营本质:所谓的“工资” 直接与“保证金”的数额挂钩,实质上已经不是真正的劳动报酬,只是对“本金”“利息”一种掩人耳目的说法。
但是这一危险并没有被投资人放在心里。在高额收益诱惑下,大量逐利者将真金白银投入该网站。钱宝网此前称,截至2017年9月,注册用户数超过2亿,平台流水超过500亿元。

手法
如此高额的回报率,又没有明确的商业盈利模式,钱宝网靠什么来维持这个摊子不崩呢?
拉钱,拉人,成为唯一的手法。
随着公司的发展,钱宝网开始推行更加危险的“商业模式”——微商和股权投资。
2015年,钱宝网升级后植入社交、购物、分享等功能,宣称转型做微商平台。在业内人士看来,这么做的最主要任务,就是为公司“洗白”,以及带来一些现金流维持平台运转(店家入驻钱宝网要缴2万元的抵押金)。
比微商更危险的,则是一款起投金额为100万元的“QBII”项目。说起来是分销产品,但是假如你仔细看一下合同范本,就会发现,这实际上是钱宝网与投资人签订的一份股权投资协议,可以通过标的公司(基本为空壳公司)获得分红收益,收益率最高达300%。
300%的收益率!真有这么好的事情吗?
有业内人士点破了其中的玄机,签约“QBII”项目后,投资者的身份就转变为旗下公司的股东,投资人的身份也从“出资人”变成了“权益人”。这意味着什么呢?也就是说,“股东”们的提现欲望会大大减少,不仅会大大减少,同时还有很大冲动为平台拉新的用户。“因为用户买的是股权,公司没有义务归还投资款,用户只可以卖给下家。”
就是这样,张小雷设立或收购了大量或真或假的关联公司,设计出了一个庞大的实业网络假象,并紧踩政策舆论热点,营造出一个巨大的商业帝国幻像,对投资人进行洗脑。
其后果是什么呢?知乎网友说得很直接:“钱宝网之所以维持到现在,靠的就是不断兑现高利息,用赚钱效应来吸引投资。赚到钱的不走,还不断拉人。目前来看,扔进去的钱想再回来很难,先来的拿走了,留下的都是背锅侠。”
警示
值得深思的是,如今背锅侠们哭天抢地,希望要回本金,或大呼“被骗”,“悔恨万千”,但其实早在2015年,南京市政府就用心良苦,曾对钱宝等类似金融风险加以防范。
2015年11月底,南京国际马拉松赛上,作为几大赞助商之一的钱宝,其LOGO被主办方用白纸挡住。
2015年12月,媒体报道称,南京当地媒体接到相关部门发来的“封杀令”,从即日起将取消和钱宝网、钱旺公司合作的宣传、投资、商务项目。
更有消息称,南京市有关部门当时对钱宝网采取措施,限制钱宝网在南京开展线下业务,并要求钱宝网迁徙注册地和公司总部。
2016年,钱宝网位于南京江宁区办公地点的大门外,4个路口均被拉起横幅,写着“提高风险防范意识,警惕非法融资陷阱,谨防上当受骗,抵制高薪集资诱惑,理性选择投资渠道”。据悉,这些横幅是江宁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为了提醒投资者而采取的举措。
不过,张小雷旗下的公司并非钱宝网一家。据天眼查提供给《中国经济周刊》的一份调查资料显示,截至案发前,张小雷在72家企业担任法定代表人,集中在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行业;张小雷共投资54家企业,投资金额最大为4455万元。其中,有30多家企业已被注销,提示有风险的公司有40家。

业内人士认为,虽然南京当地政府此前已对钱宝网产生警觉,但面对如此众多的企业和屡屡变动的办公地点,政府相关部门确实有点防不胜防。
而对于那些无视风险,一意孤行将资本投入相关平台的人,我们或许也只能提醒一句:罂粟很美丽,但也很危险。 (原题为《持续7年的300亿集资大骗局崩了,可为何投资人要去警局把骗子“保出来”?》)

责任编辑:郑景昕澎湃新闻报料:4009-20-4009   澎湃新闻,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关键词 >>

3

相关推荐

张小雷被采取刑事强制措施,警方吁请钱宝网用户配合调查取证

新华社调查“钱宝网”非法集资案:“雷的盛宴”是如何落幕的

解密“钱宝网”真面目:高额“回报”利诱,非法集资是本质

钱宝网实际控制人张小雷涉嫌违法犯罪向南京警方投案自首

评论(12)

热新闻

“亚洲最难”港马惊动半个娱乐圈,陈奕迅老婆7万人脱颖而出

安徽蒙城一供电施工现场电线杆坠落砸中轿车,致1死4伤

陕西吴起通报:一中学教师涉嫌猥亵儿童受审,将于近日宣判

河南南阳中心医院回应医生边配药边玩手游:系实习医生已停职

美国驻华大使馆:因拨款问题,社交媒体推送将不会定期更新

又有45所高校要改名,你的母校还是你的母校吗

陶长海、蒲波、魏国楠任贵州省人民政府副省长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三十二次会议将审议宪法修正案草案

郭元强、夏道虎分别被提请任命江苏省副省长、省高院副院长

美支持中国“入世”是错误?外交部:美才对多边贸易带来挑战

读懂2017中国跑者大数据,看看中国“标准跑者”是啥样

“西决预演”勇士客战纪录终结,火箭一大神奇定律继续发威

辟谣|尿路结石患者不能喝牛奶,也不能吃菠菜?

中国航天员大队成立20年,航天员宣传片正式发布

滇赣琼紧随福建拟修计生条例废止“超生即辞退”,广东也表态

中国经济十强城市:上海广州站上新台阶,天津或跌出前五

“90后”吴航行任西安一高校学院副院长,6年前本科毕业

东北二嫂直播涉黄被抓,与男友扮演乘客司机进行户外色情表演

安徽亳州通报“女摊贩被殴打”:结账起争执,双方均动手

“扫黄打非”办:对利用经典卡通形象制传有害视频,必予严惩

李彦宏登上时代周刊封面:被称为创新者,助中国赢得21世纪

最高法规范夫妻共同债务认定:“共债共签”杜绝一方被负债

视频|大寒:一碗腊八粥,岁有大寒知

读懂2017中国跑者大数据,看看中国“标准跑者”是啥样

“西决预演”勇士客战纪录终结,火箭一大神奇定律继续发威

辟谣|尿路结石患者不能喝牛奶,也不能吃菠菜?

中国航天员大队成立20年,航天员宣传片正式发布

问答|冬日进补,补出肾病,是怎么回事?

滇赣琼紧随福建拟修计生条例废止“超生即辞退”,广东也表态

中国经济十强城市:上海广州站上新台阶,天津或跌出前五

澎湃新闻APP下载

热话题

我在迪拜干了8年媒体,关于阿联酋的生活娱乐政经历史人文及其他,问我吧!

我是中国政法大学刑司院教授罗翔,律师为什么要为“坏人”做辩护,问我吧!

我是同济医院呼吸科副主任医师徐镶怀,如何应对来势汹汹的流感病毒,问我吧!

我是飞了14年的外航空乘,关于空乘和旅客间的爱恨情仇,问我吧!

我们曾在韩国平昌探访2018冬奥会赛场,关于本届冬奥会的准备情况,问吧!

我是中国政法大学刑司院教授罗翔,律师为什么要为“坏人”做辩护,问我吧!

我们曾在韩国平昌探访2018冬奥会赛场,关于本届冬奥会的准备情况,问吧!

我是同济医院呼吸科副主任医师徐镶怀,如何应对来势汹汹的流感病毒,问我吧!

我是飞了14年的外航空乘,关于空乘和旅客间的爱恨情仇,问我吧!

我在迪拜干了8年媒体,关于阿联酋的生活娱乐政经历史人文及其他,问我吧!

我是中国政法大学刑司院教授罗翔,律师为什么要为“坏人”做辩护,问我吧!

我们曾在韩国平昌探访2018冬奥会赛场,关于本届冬奥会的准备情况,问吧!

我是同济医院呼吸科副主任医师徐镶怀,如何应对来势汹汹的流感病毒,问我吧!

我是飞了14年的外航空乘,关于空乘和旅客间的爱恨情仇,问我吧!

我是演员黄晓明,无问西东,来问我吧!

热门推荐

中国将开展调查“桑吉”轮事故,并尽量减少油污对海域的污染

“女硕士因专业不符遭拒录”案久拖不决,原告称法院劝其撤诉

上海2017年生产总值首次突破3万亿,同比增6.9%

一箭六星!我国长征十一号火箭首次向国际用户提供发射服务

安徽省卫计委回应“安中医三附院骗保”:成立调查组进驻医院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