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杨芮:金融业对外开放,中资银行更应“修炼内功”

2018-06-13

杨芮:金融业对外开放,中资银行更应“修炼内功”

2018-06-11 15:01来源:中新经纬银行/股权/公司

原标题:杨芮:金融业对外开放,中资银行更应“修炼内功”

中新经纬客户端6月11日电题:《杨芮:金融业对外开放,中资银行更应“修炼内功”》

作者 杨芮(恒丰银行研究院研究员)

6月8日,中国银保监会就《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关于废止和修改部分规章的决定(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决定》)公开征求意见,拟取消外资入股中资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股比限制,实施内外资一致的股权投资比例规则。

中资银行具备放开外资股比限制的基础

早在4月11日,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博鳌亚洲论坛分论坛上宣布了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的具体措施和时间表,其中“取消银行和金融资产管理公司的外资持股比例限制,内外资一视同仁”是重要的开放措施之一。

中资银行或将成为最早取消外资入股比例限制的金融机构。这主要源于:

一是我国银行业监管水平明显提升,监管手段不断丰富,国际金融规则制定的参与度和话语权不断增强,能够有效防范金融对外开放扩大后可能带来的风险。中国银行业“引资”“引智”“引制”时机成熟,且具备充分的决心和信心。

二是我国银行业金融体系趋于成熟,能够抵御外资入股限制放宽后带来的冲击。近年来,中资银行通过不断创新与转型,实现快速发展,与在华外资银行相比,中资银行不仅具备一定的东道国优势,而且在金融科技运用、银行间市场业务等方面都独占鳌头。

三是中资银行有引入外资的客观需求。中资银行引入外资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中资银行对资本补充的压力,帮助中资银行优化股权结构,完善公司治理和产品体系。中资银行需要持续稳健经营,进一步提升国际竞争力。推动中资银行更加充分地参与国际市场竞争,接受国际投资者监督。

外资入股中资银行股比限制取消后,中资银行亦将面临一些挑战。例如,汇率变动的不确定性将加大,影响人民币的汇率稳定性;金融市场波动更容易向国内市场传导,加大中资银行的外部风险;外资持股中资银行的退出机制尚未明确,中资银行可能面临股票被集中抛售或减持所带来的风险。

从历史经验上看,外资金融机构出于国际经济形势动荡、自身盈利增长乏力、业务结构调整、核心资本补充等因素的考虑,将出售持有的已获利丰厚的部分股权。大量的集中抛售中资银行股权将对中国银行业乃至整个金融业带来负面影响。因此,对于持股比例较高的外资投资者,有必要对其在锁定期、退出机制等方面做出相应规定。

中资银行如何扬长避短?

取消外资入股中资银行股比限制是银行业对外开放的重要一步,随着中资银行业务水平提升、风险防控能力增强、国际地位提高,银行业对外开放有望持续推进,例如放宽外资银行商业存在形式选择范围、扩大外资银行业务经营空间、调整外国银行分行营运资金管理要求和监管考核方式等,这将有利于增强我国金融市场活力,同时也是对中资银行金融机构经营能力的考验。在此环境下,中资银行需要扬长补短,修炼内功,提升自身管理水平和业务能力:

第一,发挥既有优势,不断丰富产品体系。相较而言,外资银行通常在跨境业务方面具备丰富的经验和成熟的业务模式。因此,当前在华外资银行的业务重点在于公司金融业务,相反,中资银行本土优势明显,过去通过广泛的网点布局,现在运用金融科技的力量拓展渠道,吸收并积累了大量的个人金融客户,夯实了零售金融业务的基础。在外资入股限制取消后,外资金融机构可能将通过持股中资银行,扩大业务领域,布局个人金融业务,这对中资银行个人金融业务的发展带来增长压力。中资银行应在既有的客户基础优势之上,深挖客户需求,丰富金融产品,加强交叉销售能力,夯实零售业务基础。

第二,优化收入结构,扩大非利息收入来源。外资银行较早经历了利率市场化时期,其平均利息收入占比低于中资银行平均利息收入占比,非利息收入业务已经具备一定基础和优势。在利润驱动因素下,外资银行的海外业务大多集中在成本较低、风险较小的非利息收入业务方面,例如国际结算、贸易金融等。相反,较长时间以来,利息收入是中资银行最主要的盈利来源,且利息收入占比还有持续攀升的趋势,非利息收入业务发展较为缓慢。外资持股中资银行后,中资银行的非利息收入增长将面临一定的竞争压力。因此,中资银行优化营业收入结构势在必行。通常,银行非利息收入主要包括手续费及佣金收入、投资收益和汇兑损益等。中资银行机构应适当提高结算、代理、银行卡等传统中间业务的定价能力,围绕高净值客户的需求,提供投资银行、财富管理、私人银行等个性化、一体化、全流程的金融服务,推动非利息收入增长。

第三,改革管理体制,提升客户服务效率。外资银行的管理架构与中资银行最大不同在于其“条线化”特征明显,业务条线都实现了垂直管理,从客户需求端到银行决策层的信息传递较为迅速和畅通。而中资银行管理架构多呈现“块状化”特征,市场信息传递、决策授权审批、业务落地实施等环节存在不同程度的时滞。近年来,以股份制商业银行为代表的中资银行开启组织架构改革,效仿外资银行“条线化”管理体系推行事业部制,但多数银行的事业部制改革结果都表现出“水土不服”。外资入股中资银行限制取消后,对中资银行在管理模式、机构改革方面将产生更为深刻的影响。笔者认为,中资银行不可盲目照搬外资银行的“条线化”管理模式,需以提升业务开展和金融服务的效率为宗旨,因地制宜推进改革。(中新经纬APP)

杨芮

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或以其它方式使用。本文不代表中新经纬观点。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阅读 ()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