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教育 财经 社会 娱乐 军事 国内 科技 互联网 房产 国际 女人 汽车 游戏

美国农业保险发展及收入保险研究

2018-05-15

田菁 魏柏林 张琅 袁佳子

一、美国农业保险现状

(一)美国农业保险发展过程

1.美国农业保险产品分类及覆盖率变化

美国农业保险保费收入从1989年的8.1亿美元增长至2016年的93.3亿美元,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发展,从美国农业部公布的数据来看,几乎98%以上都是种植险。美国农业保险基本出现了4个高增速期,分别是1989年、1995年、2007—2008年及2011年。1989年,美国全面铺开产量保险试点;1994年,美国农业部要求农民在购买农业保险前提下才能获得自然灾害救助,导致次年农业保险购买规模猛增;2011年,开展变革收入保护保险(Revenue Protection,RP),农业保险总保费规模首次突破100亿美元;2016—2017年,美国农业保险年均保费保持在90亿美元左右,业务发展稳定。

根据对1989—2016年美国农业保险市场所有产品的条款内容和保障范围的查阅及统计分析,美国农业保险产品可大致分为五大类,分别是产量类保险、收入类保险、区域性保险、指数类保险和其他。

美国从1996年开始逐步试点发展收入保险,用了大约8年时间开发和试验各类收入保险产品,2003年开始在全国普遍推广。1996年,农作物收入类保险合计保费占总保费的份额为7.9%,到2016年合计占比增长至80.6%(见图2)。从不同保障保险覆盖面积来看,1996年农作物收入类保险面积覆盖率为5.7%,承保面积为1165.4英亩,之后逐年递增,到2016年已上升至68.1%,承保面积达到1.97亿英亩(见图3)。

美国区域性保障保险从1993年开始实施,业务也逐年扩展,产品类型大致分为区域性收入类保险和区域性产量类保险。2011年开始实施指数类保险后,区域性保障保险占比有所下降。指数类保险可分为降雨指数保险和植被指数保险,2016年,降雨指数保险业务占比超过区域性保障保险。

2.美国农业保险产品改革与创新

根据美国农业部发布的业务数据及产品统计数据,美国近三十年来对农业保险产品的形式开展了四次改造和创新工作。

2011年增设收入保护保险和产量保护保险(Yield Protection,YP),对通用农作物保险基本规定作了变更,改为大麦、油菜籽、玉米、棉花、高粱、大米、大豆、向日葵和小麦提供收入保护保险和产量保护保险。

2014年,美国新设地域风险保障概念,新增区域收入风险保障保险(Area Risk Protection Insurance,ARPI),取代了原有的集团风险计划(Group Risk Plan,GRP)和集团风险收入保护计划(Group Risk Income Protection Plan,GRIP),增加区域收入保障保险(Area Revenue Protection,ARP)、区域收入保险-排除成交价(Area Revenue Protection-Harvest Price,ARP-HPE)和区域产量保险(Area Yield Protection,AYP)。

2015年,美国创新开办了县级农作物保险政策基础上的附加保障保险(Supplemental Coverage Option,SCO),针对棉花生产者专门推出棉花损失堆叠收入保护计划(Stacked Income Protection Plan,STAX),并提供了一项基于整个农场的农作物保险政策——农场整体收入保障计划(Whole Farm Revenue Protection,WFRP)。

2016年,美国发展了农作物生产边际保障计划(Margin Protection,MP),这是一个基于区域生产数据的保险计划,当生产者的预期生产边际发生意外损失时,将获得赔付。该计划可以为生产者提供一揽子的风险保障,包括收获期价格下跌、产量损失、投入成本上升或者上述因素混合引起的收入损失。作为区域产量保险计划的一种,农作物生产边际保障计划得到同等水平的费率支持,于2016年在试点州、县的玉米、稻谷、大豆和小麦四种农作物上实施。

(二)产品形式分析

美国农业保险产品条款中保障程度是一个很重要的指标,每个产品都需要农户在各条款保障范围区间内选取想要投保的保障比例,保费计算方法可分为以下两类。

(1)产量保险

保险费=每亩目标产量×保险面积×保障程度×目标价格×农户选取价格比例(55%-100%)×投保人所占土地份额×费率×费率调整系数

(2)收入保险

保险费=每亩目标产量×保险面积×保障程度×max(目标价格,收获价格)×投保人所占土地份额×费率×费率调整系数

二、美国农业收入保险分析

(一)收入类业务保障目标及产品种类

截至2016年,美国有11种收入保障保险,合计业务占比为80.6%。2011—2016年,这11种收入保障保险业务占比情况如表2所示,主要集中于收入保护保险,占比均在75%以上。

收入保护保险是保障投保人因自然灾害如干旱、极度潮湿、冰雹、大风、霜、害虫和疾病等自然灾害造成的产量损失,以及由于目标价格和成交价格变动造成的收入损失。

农场主可根据可保作物选择预计平均产量保障程度进行投保,一般为50%~70%(局部地区达到85%)。目标价格和成交价格完全依据商品交易所价格规定(Commodity Exchange Price Provisions,CEPP)和期货合约的日均结算价来决定。保险金额的计算方法是选取目标价格和成交价格中的较大者乘以目标产量及保障程度。当实际产量乘以成交价格低于保险金额,投保人根据差额支付赔款。

(二)收入保护保险农作物业务分析

从农作物来看,收入保护保险业务保费绝大比例分布在玉米、大豆、小麦、棉花上。从2011—2016年各农作物收入保护保险业务情况来看,玉米、大豆、小麦保费收入占比及承保面积覆盖率均逐年递增; 2015年和2016年开办了棉花堆叠收入保险,导致该作物收入保护保险保费占比有所下降。2016年,四类农作物的收入保护保险保费收入占各自作物农业保险总保费收入的91.9%,四类农作物的收入保护保险承保面积覆盖率合计为88.5%,四大农作物收入保护保险已基本覆盖整体农业保险业务90%以上。从数据趋势上来看,农户选取的保障范围较为集中,趋势逐年提高。美国收入保护保险自2011年开办以来,整体平均费率水平一直维持在10%左右,2016年费率水平为10.2%。从农作物角度来看,费率由低到高分别是大豆、玉米、小麦、棉花。

三、我国收入类保险发展的政策背景

为保护种粮农民利益、粮食市场供应和国家粮食安全,我国从2005年开始实施稻谷最低收购价政策,2006年开始实施小麦最低收购价政策。2008—2014年,由于整体物价水平上涨较快,国家连续提高水稻、小麦最低收购价。2015年以后,水稻收购价有所下调。

从2008年开始,国家对玉米、大豆及油菜籽等重要农作物实施临时收储政策,旨在保护农民利益和发展粮油的积极性,维护市场稳定。对于玉米和大豆,国家实行不限量敞开收购。随着农业投入价格逐年提高,玉米和大豆临时收储价格逐年上调。与国际价格相比,国内外玉米、大豆价格倒挂现象严重,进而产生“洋货入市、国货入库”现象,国家粮库仓储和财政负担加重,农业产业链下游企业成本大幅提升。

在这种背景下,国家大力推进玉米、大豆、棉花等农产品价格形成机制和收储制度改革,于2014年取消大豆、棉花临时收储制度,启动目标价格改革试点;2015年取消油菜籽临时收储制度,改为由国家设立专项补贴直补油菜籽种植农民;2016年取消玉米临时收储制度;2017年取消大豆目标价格政策,改为实行市场化收购加补贴的生产者价补分离补贴制度,即遵循市场定价、价补分离原则,实行市场化收购+补贴机制,价格由市场形成,供求关系靠市场调节,国家对生产者给予一定的直接补贴,以保障种植者的基本收益。

四、我国收入保险发展建议

(一)利用收入保险助推农产品价格改革

建议我国用收入保险替代现有的价格支持政策。一是收入保险作为市场化工具,运作更加规范、专业和透明,可以有效规避现行粮食价格制度的缺陷,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发挥主导作用,提升社会管理效率。二是收入保险分散转移了农业生产者面临的自然风险和价格波动风险,保障程度可覆盖生产的物化成本和地租成本、人工成本和部分收益,相对于传统的物化成本保险和单一的产量、价格保险,对农民的风险保障程度更为全面。三是收入保险能有效发挥保险机制在粮食面积产量核实、及时赔付以及信息公开透明等方面的独特优势,提高保费补贴资金的惠农效率。四是收入保险符合世界贸易组织“绿箱”农业补贴规则,应用空间广阔。

(二)尽快出台收入保险保费补贴政策

收入保险的保障程度较高,农户承担的保费较多,从近几年收入保险试点情况看,大部分地区为商业性运作,少部分地区为财政补贴运作,农户需要承担全部或大部分保费,投保意愿严重不足,成为制约收入保险发展的主要原因。因此,建议一是将关系国计民生的主要粮棉油作物的收入保险纳入中央财政保费补贴品种,二是对于地方特色农产品收入保险,建议由地方财政给予保费补贴。

(三)进一步完善数据发现机制

收入保险经营的前提依赖于完善的产量和价格的收集、发布机制,否则难以开展。由于我国农产品生产监测及市场销售机制严重缺失,与美国健全的体系差距较大,如果我国完全照搬美国收入保险的运作模式,将难以适应我国的农业保险市场。因此,为探索出符合我国国情的收入保险发展路径,一是建议有关部门为保险行业公开发布粮食生产销售数据和历史价格数据,为粮食价格保险的产品设计和理赔提供支持。二是由于我国粮食价格支持体系本质是国家对粮食价格的“兜底”,造成我国粮食价格市场形成机制长期严重扭曲,导致农户丧失了对收入保险的需求。建议取消当前粮食价格保护制度,激活粮食市场化交易,发挥市场自由定价作用,完善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

(四)健全农产品期货市场

收入保险可借助农产品期货市场,分散转移农业生产者面临的价格波动风险,改变原有的农产品价格风险转移方式和国家对农产品的价格补贴方式,将农产品现货市场集聚的价格波动风险精准地“消化”在保险+期货的“金融活水”中。美国的收入保险运作成功,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其稳健的期货市场,因此,建议健全农产品期货市场定价机制,扩大粮食期货市场交易,发挥期货市场的价格发现和风险对冲功能,根据收入保险发展需要,开发农产品期货新品种,并根据保险产品设计和实际运行的需要适时调整交易规则。此外,应推动农产品期货场内期权品种上市。

摘自《保险理论与实践》2018年第2期

作者简介:

田菁,现就职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精算部/产品开发部,主要研究方向为保险精算;魏柏林,现任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农村保险事业部/保险扶贫事业部总经理;张琅,现就职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精算部/产品开发部,主要研究方向为保险精算;袁佳子,现就职于中国人民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精算部/产品开发部,主要研究方向为保险精算。

热门文章

随机推荐

推荐文章